【all叶】他的荣耀永不停歇

四月花名:

佑病_周尧大大常回家看看:



*怎么能喜欢你到这种地步?

*看了pv后一晚上几乎睡不着觉

*靠叶修……我怎么能这么爱你啊啊啊



我是电竞之家一名记者。

在一次线下活动中,我来采访大神们对哪个对手最上心。

最后的答案使我们目瞪口呆。

无一例外都是叶修。

无论是谁,在心中总会有一个明确的偏爱,而我偏爱的是蓝雨前队长,也就是现兴欣队员魏琛。

撇去这个不说,得到这个答案后,我想:叶修是荣耀教科书啊,连枪王都被他战胜过,被说成最上心的对手不以为过。

我一向是口直心快,就这么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我现在面对的人,是蓝雨队长喻文州。

他笑得温和却客套,回答的语气彬彬有礼,但内容却不由得让我一怔。

“实力这种东西,可不足以让我对叶修前辈这么敬佩。”




喻文州第一次见叶修,是在蓝雨训练营。

那时候的他还叫叶秋。

他随意地坐在沙发上,和自家队长互喷垃圾话,眸中的笑意却是闪亮的。

一个无害的面容,清秀的五官,柔和贴着的黑色短发,常居室内显得白皙的皮肤,以及嘴角扬起那虽然嘲讽却完然无恶意的笑容。

喻文州愣着,看着那人弯起的眸子有些愣神。

他当时的潜力还没有完全被挖掘,比起显然有实力有优势,在网游中便锋芒毕露的黄少天来说,存在感当然低了不止一星半点。

而且黄少天的性格外向,比起他的内敛,更加讨人喜欢。

魏琛和叶秋勾肩搭背,喻文州准确无比的看出这位队长的心情比平时好了许多。

魏琛拉着一旁没有说话的黄少天,热情的向叶秋介绍着蓝雨未来的新星。

魏琛是真的把黄少天看的重要之极,眉飞色舞的样子让叶秋都忍不住吐槽了他的失态。

魏琛自然没有注意到附近呆站着的喻文州。

黄少天聪明伶俐,在魏琛说话的空隙时不时补充两句,有技巧的选择话语让叶秋露出了赞赏的微笑。

那个微笑真的很好看。至少在喻文州心里是这样的。

喻文州很早之前便知道叶秋的事情。

自家队长经常提及叶秋,甚至用卑鄙无下限的技术指导他们时,会补充上一句:叶秋可就是这么无耻的,你们可要长点记性。

显然这几句是玩笑,是只有在熟人面前才能坦然自若说出来的玩笑。

自家队长对叶秋到底是朋友,还是敌人,喻文州看得出来。

至少这个从不遮掩的魏琛,在提到叶秋时露出的些许欣喜,可是再藏也藏不住的。

这个被队长这么重视的人,就坐在自己的面前,微笑着。

让他露出笑的人,是与自己一同进入蓝雨训练营,却远超过自己的黄少天。

他看着叶修略显柔和的侧脸,心猿意马。

这可是处于荣耀顶尖的叶秋。

突然,那人的头转了过来,目标赫然是自己。

他被叶秋的举动吓得一愣。

那双眼睛黑的透彻,深邃的眼中似乎有沟壑纵横,直看到喻文州的心里,似乎要将他的内心读得一干二净。

喻文州心里好像漏了半拍。

但喻文州是哪种人?

或许他并没有玩荣耀,打网游的天赋,但他有坚持不懈的意志,持之以恒的信念,以及永远胜不骄败不馁的心态。

比同龄人显然成熟许多,稳重许多的喻文州在短暂的失态后,向这个自己需要仰视的前辈鞠了个大大的躬。

“前辈好。”

“你好。”出乎喻文州的意料,叶秋同样回了他一句,同时问道:“你也是蓝雨的新人?叫什么?”

魏琛和黄少天也停下嘴巴,转头看向站在那里坦然面对叶秋的少年。

“喻文州。”少年温润的声音传出。

魏琛脑海中隐约有这个名字,却模模糊糊若隐若现,显然这个少年的实力并不突出。

黄少天也一副“我认得你”的表情,恍然大悟般。

“他的实力并不突出,说是蓝雨的新人还早。”魏琛这么说着。

身为一队之长,完全有权利这么说。魏琛一向口直心快,就这么直说出来也不怕伤到新人的自尊心。

但喻文州却笑了笑:“是的,我还需要多磨练,距离踏上职业之路还很远。”

他露出了超于同龄人的谦虚谨慎。

他看到叶秋笑笑,对着魏琛说:“知道为什么蓝雨一直比不过嘉世吗?因为你们显然漏掉一个闪耀的新星。”

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当时难以置信的心情。

自己的努力被淹没在一波一波的人潮中,在这个以天赋为通行证的圈子,自己的努力显得多么微不足道和渺小。

只知道,那人微笑着的眼眸闪耀着的光,是世界上最美的星辰大海。

让他似乎忘却了在训练营中受到的委屈。



没有人能理解叶秋对喻文州的重要性。

当时的喻文州,只要一个星点的夸赞,星点的鼓励就能让他卯足了劲为了那一个小小的呼声拼尽全力。

或许没有叶秋,他同样能凭靠自己的头脑在蓝雨中发光发热,同样可以用不快的手速打败自己始终仰望着的伟大队长。

但他内心在茫然无措时的那块空缺,如果没有叶秋,这块漏洞会伴随这他的职业生涯,只会越变越大。这空缺,被叶秋的几句点拨后,填充的满足无比。

“你的头脑可以成为蓝雨最大的王牌。”

“别放弃,把你的弱点用你的优点掩盖。”

“如果不是手速慢这一个缺点,或许你就是战无不胜。”

喻文州永远忘不掉叶修的这几句。

被他嚼烂的语言,被他写满几乎一个本子的语言,再次想起时心中还是乐此不疲。

叶秋大神。

他以前总是这样叫的。

队友甚至都发现他粉上了别的战队的队长。

他不在意,在心中默念这几句话,如对待贵重的珠宝般慎重爱惜。


他亲手将自己敬佩的队长拉下宝座。

他口中的“叶秋大神”变成了“叶秋前辈”。

他距离自己仰望的光,仰望的星空近了一步。

他的脚步越走越实。

心中的呼喊越来越清晰。

想和他在同一个战场上战斗。

想让他看看自己的进步,看看自己的羽翼已经成长的如此成功,健壮。

想让他用那双夜空般的眼睛重新凝视着自己。

想让他再次对自己微笑,完美的唇形比出“我一直在看着你。”

喻文州的心智逐渐成熟,一个问题逐渐浮上心头。

叶修为什么要说出两句话,来鼓励自己的对手,自己的敌人?

他为什么要为自己树立绊脚石?

这个问题缠绕在心尖久久不散。

可同样,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问题的答案也逐渐清晰。

因为叶修,他的温柔大于他的强大。

在鼓励他时,叶修的目光只看向喻文州的人生之路。

他不是在为自己树立对手,而是在为喻文州找到前进的目标。

叶修知道自己会发展成他的对手吗?

他当然知道,喻文州认为在这个世界再也没有比他更精明的人了。

对这个默默无闻小辈的鼓励,和他的利益毫不相干。

他就是这样一个温柔强大,又无私的人。


喻文州看着我微笑。

“只有受过他帮助的人,才能体会到只属于他的温暖。

“对我来说,这种吸引力过于危险。”

喻文州或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出这种话的时候神情有多温柔。

我将这些都记录了下来,鞠躬向喻文州致谢。

这是荣耀教科书最真实的面貌?

我沉思。

不顾自己的利益将困惑的少年拯救。

这就是叶修。



我还在思考,可迎面撞上了黄少天。

我心中咯噔一下。

没有一个记者想和黄少天打照面,可这么直直地撞上不采访可说不下去。

我急忙收拾好情绪,问他:“黄少天,荣耀里的剑圣,请问您最上心的对手是谁呢?”

“那还用说,叶修啊。”他想都没想脱口而出。

“想也是,叶修大神毕竟那么强大。”我笑笑。

“他不止强大那么简单。”黄少天说出一句着实让人失神的话。

可前面有喻文州,我也有了心理准备,并没有太过失态。

面对黄少天,最方便的是什么?

那就是不用将自己的话整盘托出,对方便知自己要说什么。

“他当时在蓝雨训练营时对我可没那么客气,直接上来就jjc将我打趴十局之多。”

黄少天也不怕这则新闻发出去以后会引起多大的轰动,自顾自的回忆着。

“当时我在蓝雨训练营时的名气可是大极了,队长都没有我那么出名——我承认自己当时的确骄傲,惟我独尊那种。对,叶修就跳出来了,那实力那技术将我的傲气磨的一点也不剩……”

他嘿嘿一笑,小虎牙活泼的露出,眼角弯着舒适的弧度。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如果当时没有叶修啊,我估计就要像轮回的那个孙翔,对,像他在嘉世时那么目中无人了。”

黄少天显然在这种时候也不忘黑一把孙翔,我直接一叹气,嘱咐摄影后期将这段切了。

他的喋喋不休还在继续。

“当时我灰心极了,到想上去直接给叶修肉搏——看他的身板能不能打得过我还不一定呢。但看着他的表情我却没下的去手。

“他始终是微笑着的,笑得很随性,很……善意。

“总之让我一瞬间就愣住了,那家伙好像真的是为了我考虑,而不是出那一阵的风头而故意刁难我。

“靠,你能想象出他笑时候的模样吗?简直……”

他卡住了。

如此伶牙俐齿的他竟然卡住了。

我一愣,看上他欲言又止的表情。

我顿觉他在顾虑什么。

黄少天的确话痨,但他此时却完全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您放心,正式放出会为您切掉的。”我颇有些迫不及待。

他送了口气,放下心中最后的顾虑说出那个让我们几个都大跌眼镜的话。

“简直帅的可怕。”他说。



我们几乎是落荒而逃。

我掂量着他们说的话,在心里对线下的叶修,有了一定的了解。

但突然,我又不想让摄影白白将黄少天的那一段剪掉。

黄少天当时颇有些无奈的表情,让我好像开启了不得了的开关。

给摄影说回头给我拷贝一份,我们便上了去B市的飞机。



遇到王杰希时,他正在为后辈们作指导。

我歉意地表示只占用两分钟的时间,他点了点头。

他回答我的问题,不出所料,是叶修。

“为什么?”我索性这么问道。

王杰希给我讲了一段故事,是任何一家媒体都没有捕捉到的故事。

是在打完一次比赛后,叶修对王杰希说:“如果他们当你是榜样,而不是靠山。”的一件事。

王杰希的话语很简单。

“他说,我将队伍的担子都扛在自己的肩上,压力会让我吃不消,队伍里的后辈也永远没法独立成长——然而他也是如此,他却何尝可知?

“他在嘉世时,不也是拼尽全力将队伍扛在肩上的吗?”

他冷静的面容一成不变,却在眼睛深处隐藏了无奈。

“他对此难道一点直觉也没有?

“如今,他要扛起再一个这样的战队,他身上的压力有多大,可他却忙着安慰我。

“他总是这样,将最重的担子留给自己,留给别人的,却是永远结实永远可靠的臂膀。”

杰希大神也终于在此时将自己的想法表露到脸上。

“他爱别人超过爱自己。”王杰希评论。

我们都沉默了一阵。

一瞬间我竟然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

王杰希却在短短的一个沉默后又说到:“他的荣耀会越走越远。”


几个短小无关紧要的问题过后,我和摄影都收拾收拾准备离开,却被王杰希主动叫住。

“你知道叶修怎么叫我的吗?”

我一愣。

不是王杰希吗?

他了然地笑了笑。

“这一段麻烦切掉。他在私下,总是会开玩笑的叫我的绰号。但在公共场合从来不这么叫。

“他尊重对手,尊重他人。

“刘皓陈夜辉陶轩对他的恶意,他什么时候有过复仇的心理?

“他永远是那么温柔。”

说只耽误两分钟,可最后他却将我们送到了机场目送我们离开。

他彬彬有礼的向我们告别,我们挥手示意。

坐在飞机上,我却在思考着王杰希的话语。

我越来越发觉,外界对叶修的舆论如天马行空的幻想。

叶修黑怎么描述?

阴险狡诈,龌龊卑鄙,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叶修粉呢?

想全世界的人都仰慕叶修,坚信叶修不倒,战无不胜,强大到无所畏惧。

如今我了解后,发觉两边都错了,错的离谱。


我想到几个人在谈论到叶修时的眼神。

恨不得把全世界捧到他面前。

听他们如此描述,我似乎也知道为什么叶修能受到这么多人的爱戴敬仰。

他配得上。



下一站是霸图。

第一个问题几乎不用问。

面对韩文清始终严肃的脸,确实让我有种被压迫的实感。

难怪霸图的作风如此坚毅,毫无疑问是队长带出来的。

不出我所料,他答道:“叶秋。”

“为什么”。这个问题显然已经多余了。

谁不知道韩文清和叶秋的宿敌关系?

可是为了走程序,我还是挂着客套的微笑问了出来。

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十年对手,一如既往。”

没错,一如既往。

这个死对头一战战了十年。

两人的年龄都不小了,和联盟中黄金一代的巅峰实力相比确实稍逊一筹。

但他们的荣耀还在继续。

我不禁恍惚起来。

曾经,韩文清放手一搏,追逐冠军,面对叶修这么强大的对手,他是否产生过动摇的心思?

我问了出来。

他竟然笑了笑。

“你不知道叶修有怎样的能力。

“他能轻松燃起别人的斗志。无论是谁,在面对他时总想尝试一下,总想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只有这样,才对得起叶修那张脸。”

前面似乎有理有序,而后面完全就是黑叶修的。

我沉默,看了摄影一眼再次示意将这段切掉。

这才是十年宿敌的风采啊。

我笑了笑:“韩队有想对叶修大神说什么吗?”

他回答:“无论你在哪里,霸图永远是你最强劲的对手。”

旁边一直训练着的张佳乐似乎训练完毕,探头过来问了一句:“韩队,昨天叶修不是叫你去H市旅游吗?”

我看到韩文清突然黑下来的脸色。

我们心中一惊,匆忙收拾好示意我们要撤了。

然后飞一般的奔向我们的车,一秒也不像多呆。

当年韩文清将老板斥责出去的一幕显然重现在我们眼前,让我们几人都打了个寒战。

我感慨道:“能让韩文清燃起斗志的,果然只有叶修啊。”

只有他。

幸运的是,还有他。

这对十年宿敌,无论何时,那羁绊总是最深的吧。



这则新闻播出后,无论是叶修粉还是叶修黑都有强烈的反应。

陈果将这则新闻一遍一遍的看着,认真劲儿似乎想把新闻一字不漏的背下来似的。

几个队长的情况多么似曾相识,在她身上似乎也发生过。

在圣诞节,叶修记住了自己一年前许的愿望,还一本正经地准备了礼物。

苏沐橙,和叶秋的签名。

一瞬间,这个男人似乎就像光一样笼罩了全身。

当时她是没骨气的哭出来了的。

可现在,好像一向坚强的她,也要再次没骨气的哭鼻子了。


这就是叶修。

我们永远爱着的,强大的温柔的叶修。

我们胸口为你闪耀的荣耀,你看到了吗?

叶修。



—————end————

只是为了抒发内心的感受而潦草摸出来的。

有很多人没摸出来啊

对不起orz

妈蛋那个男人太他妈帅了靠!

我爱上了最后一个tag


评论
热度(348)

© 咪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