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利剑

蹈海:


娱乐之作,博君一笑,看心情删,主角不是我。瞎写的。


仔细一看也不是那么好笑。









1、


江湖没有春夏冬,只有秋,因为每日都是多事之秋,故而四季只剩个秋。江湖有两个门派,冷门和热门,虽然教义不同,但没什么争执,因为前者多半没能从雪山上走下来就冻死了,后者门内事情太多,冷门又隔得太远,只有两头的叛徒知道一些,余下的都是各有各的快乐苦痛,总之是相安无事。


觉得有事那都是不够冷。








2、


却说这几年那冷门也出了个特立独行的弟子,竟然撑到下山,一入世,便裹挟无辜路人成立了个邪教,见到有人路过,便笑着凑过去,问:壮士吃安利吗?壮士办卡吗?路人不明所以,那剑客便又端上吃食和水囊,路上太渴,路过的有些便吃上一两个决定再赶路,谁知道这玩意一吃便从此苦海无边,前头无事,等走到了热门,便发作了,总要看上些稀奇古怪的西皮,一边吃一边状若癫狂:我咋了我咋了,我的口味不是这样的啊!热门的再救,拖到热些的地方便口吐白沫,吃几口,又吐出来,面黄肌瘦:我算不了真心的!我完了!没有本子也没粮我要死了,可是我不算真心的……我要走!


又逃向那雪山,没人回得来。


江湖一时大乱,便有人请命去捉拿那安利剑。








3、


前头十几个也没能回得来,直到了第十三个,乃是门派中的小宗的大弟子,雄赳赳气昂昂,会画会写,还会剪,可以说是多面手了。这大弟子姓名不详,据说是为了保持神秘感,外号产出,英文名Red,单人轻骑,散发着势不可挡的气质。


Red一路北上,越走越冷,忍不住缩了缩:这么冷,怎么受得了?


那邪教竟然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开在街上,左右两个面带和善笑容气质阴冷的黑衣人守门,见有人路过便凑上去:办卡吗?


Red冷笑一声:什么卡?


又听身后同样一声冷笑:自然是北极圈单程永久居住绿卡,热门的人怎会识得此物,还是让在下来为你分说。


Red警惕的转身,果然有个同样身着黑衣带着黑纱的人,背着一把大剑:我们这么低调,做什么要来骚扰?


Red摇摇头,一指:你这也是低调?


怎么不低?贵派人多,我们比之实在不值一提,边地苦寒,阁下还是不要委屈了自己。


我来乃是为了救人,苦寒算不得什么。


救人?安利剑笑了,我那些教徒也是心中喜乐的,你又要救什么?


Red冷哼一声:那些人一到暖和地方便口吐白沫浑身发抖,只有来这冷死人的地方才好转,有什么可乐的?


安利剑一拍手:自娱自乐。








4、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你是离经叛道,还要祸害旁人。


安利剑大笑:他们自愿吃的,又不是我摁着头,我们是志同道合的道友,这情谊,Red你肯定不懂罢。


拿着剑威逼也是自愿?天大的笑话。


安利剑摇摇手指:资本的原始积累骨头缝里都是血,么得法子。


Red一声大喝:庙小妖风大!


安利剑从善如流:人多破事多。


离经叛道。


信仰自由。


可怜面黄肌瘦流血割肉。


笑他朱门酒肉大多路过。


Red正在思索回复,安利剑却冷不防道:前十二个哪有你这样气势汹汹,怕是私怨罢?








5、


确实是私怨。Red是大弟子,但有个小师妹关系不错,小师妹是好苗子,大家都看好的,写得好产量快,Red时常和她私下讨教。没成想最近揭破她是来卧底的,被挂到自杀,Red没法埋怨其他人,只能自告奋勇,来寻心中的罪魁祸首。


小师妹真灵啊,Red想道,到哪里都该开开心心的,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


但这话Red也没说出口,只是冷淡道:是又如何?


是就对了,安利剑又拍了下手,跟你师兄打个招呼罢。


Red瞠目结舌,只见安利剑身后站的那个黑衣人拨开面纱,露出一张故人脸孔:师哥。








6、


两个人小窗多了,免不了生出点什么,Red也曾玩笑道:金风玉露一相逢——


小师妹不胜娇羞:便胜却人间无数。


现在小师妹还是小师妹,只是像她,又不像:师哥,还君明珠双泪垂。


Red愣了一愣,剩下半句对不出来,只喃喃道:明明是我先来的。








7、


安利剑心平气和:你看,这不就没有私怨了,意中人还活着,你就赶紧回家算了。话没说完。只见Red双目发红,从腰间抽出一条软骨鞭来,直直抽向安利剑,猝不及防,安利剑也挨了一下,很有些恼怒:你不打她打我做什么?!你该恨也是恨她罢!


Red咬咬牙: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安利剑呸了声:都说了我们是纯洁的道友关系,顶多来个黄文接龙或者配文配图,你瞎想什么啊。


Red大怒:这还不算什么?!


安利剑忽然脸色沉下来:在你们那算,我们不算,我们是互相取暖,不然就会死。


又说:你知道冻死是什么感受?知道只想看到TAG有一个动静,有哪怕一个人,在你死前,心灰意冷前拉你一把的感受?我告诉你,别摆出那副嘴脸,老子敢作敢当,想卖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就是要卖,想裹挟几个无辜路人就是要搞,官方不给我活路,运营不给我活路,我偏要杀出一条路来,让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有几个我宰几个,来一双我杀一双,这把逆天改命剑你要能挡三下,我也放你走,否则你就和前头十二个一起去山上吃雪吧!


Red沉默半晌。


Red张开口:不是安利剑吗?








8、


安利剑嘻嘻一笑:人少是邪教安利,人多便是逆天改命了,世事无绝对,我想去你们热门照样去得。


Red蹙眉:你果然不算冷门弟子。


我当然不是啊,安利剑笑的更厉害了,热门我也去过,不过那时候我还是如此,圈地自萌。道不同不为谋,孤独在哪里都是孤独。


可这又有什么意义?


Red的声音忽然有些伤感:与天斗与人斗,没有赢家。


是啊,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也不属于我。


安利剑也笑了:大概是因为真心一颗,改不了罢。








9、


开始只是觉得多一个人也好。安利剑忽然道。没办法,我就是觉得可爱,觉得可爱的不得了,别人喜欢什么我管不了,我是觉得我的最好,别人也比不了。有什么不可能?你想要可能就会可能,因为是不可能的,所以才会有我们的可能,喜欢都是刮骨剔肉似的找,捕风捉影的找,找不着怎么办,捏造啊,谁不是捏造?一千万个证据也没有定论。天下那许多好去处,可我偏偏要走死路,可我不能不喜欢,我不喜欢,还有谁喜欢,我不说,还有谁说?他人有他人的破镜重圆,我要的也只是高兴。只要我还喜欢,还记得,我就会觉得还是有希望的。我喜欢的人都不顾念自己,也不顾念旧情,不过这也没关系,我记得就行。


我们邪教安利没有什么神佛眷顾,也没有官方罩着,都是自己修自己。非要修到头顶生烟,心慌气短,以泪洗面,为无谓的人无谓的事没定论的一切种种担惊受怕,又要回顾千百次转头有没有对看一眼,想的都是人家的事……可只要我们觉得愿意,那就是愿意了。就甘心在那虚无缥缈的情爱里再死三千次。


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个?Red有些茫然,我不明白,不摆在我面前,我就没办法相信。


是啊,为什么呢?


安利剑闭上眼睛,挥了挥手。


Red应声落马,身后站着小师妹,正面无表情的举着手。


当然是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啊。








10、


小师妹走过来站好:还是像之前那样?


恩,安利剑挥挥手,爱吃雪就吃雪,吃不下就扔回热门去,不产粮还想让我白养,哪有这种赔本买卖。


小师妹点点头,背起Red:教主接下来还是在此处守着?来的人会愈来愈多的。


安利剑歪歪脑袋:我问你,一棵树,结了菠萝苹果蜜桃火龙果柑橘,是什么树?


小师妹一愣:有这种树?


是啊,没有的,安利剑笑了,所以也没有什么教主,从来都没有。


小师妹若有所悟,点点头走了。


安利剑转身往院子走,门上有匾额,旁有对联,上书世间安得双全法,下书我命由我不由天。


横题:随心所欲。


安利剑站着端详了一会儿,他刚来时这里就有人了,其实第一任教主也不是他,上面写的也不是随心所欲,而是为爱而战。


这个也不好,他说道,明天你们给换了。


左右护法上前一步:换什么?


爱来不来。








11、


Red在马上醒转,靠着熟悉的软玉温香,他有些愣神:小师妹,你为什么还在?


小师妹道:你不愿意我在?


他立即紧紧抓住对方的手:我愿意的。


马走的很慢,他也直起身来,还是有些恍惚:搞安利,开心吗?


开心啊。


可我看有人也不是很开心,都是哭着安利。


那也是开心,小师妹的头发软软的散在背上,凝固的就是消亡,还在活动的就不算死,有爱就好。


Red又问:那个安利剑和我说,孤独在哪里都是孤独的,你们在一起呆着取暖,也是吗?


不知道,小师妹回道,这和安利也没什么关系了,和人有关,无论此处,还是屏幕的另一面。


孤独的人在哪里都是孤独的。


他往回望去,那个边陲小镇已经看不清了,只见身后千里银装素裹,万里大雪纷飞,遮天蔽日的白掩盖了一切,纷纷落下,天地无声,一刀霜寒。Red又呆了一呆,喃喃道:这么冷,怎么受得了?








END。







评论
热度(571)

© 咪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