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叶修】你

Noglues:

看到辣猫写的生贺,不禁蠢蠢欲动...


失踪人口一跃而起跟风提前写了篇叶修生贺


时间紧迫,一些东西没有仔细考证,有私设,望谅解


以下正文


—————————————————————————————————————


 


“你真是个神人。”少年说。


你把埋在行李箱中的视线抬了起来。


少年拾着你才从箱子中翻出来的东西,神色复杂。少年的妹妹乖巧地凑在一旁,漂亮的眼睛也好奇地打量着。


“看来这个望远镜能卖点儿钱?”你说。


少年幽幽地道:“军用望远镜,能卖上千了。”


你沉吟:“还不够换两台好点的电脑啊。”


少年没说话,他的妹妹笑着说道:“但是你们去网吧的次数可以少一半啦。”


晚饭后,厨房里水声哗啦。


“你这么想洗碗,我让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你站在洗碗台前说。


“我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心很宽,竟然把我们家仅有的餐具交给少爷你洗。”少年站在厨房门边说,“你真是离家出走?我们这不会某天突然出现军人什么的抓你回家吧?”


“苏沐秋,你最近看了什么奇怪的小说?”你说,“行李箱是我弟的,我还稀奇他从哪搞来这么多东西呢。”


苏沐秋咋舌称奇,大概是对一个家两个儿子都想着出逃这件事。他没在停顿,脚步声一晃就远了。


你一言不发地洗完最后一个碗,将它擦干放好。一侧头,不经意看见窗外水般柔和的夕光。


一些天前,你做了一个决定,下了一列南下的火车,走出一个全然陌生的火车站,也就碰见的是这样的一片傍晚。


江南的水乡,比起你的出生地,多了几分婉约明丽,少了几分雍容宏正。一切都与你从前的生活截然不同,你来到这座城市,就像跨了两条河。


你自云端来。


 


“荣耀!”


周围气氛热烈,兴奋的交谈声伴随着宵夜的香气滚滚而来。


你把目光从电视屏幕上已经十分熟悉的标志中收回来,正想伸筷子对塑料碗中的美食下手,就被一只手给狠狠拍了肩,差点戳破了碗。


“嘿你们嘉世还真不错!这都二连冠啦!”。


你抬头,看见小吃店的主人激动的面孔。


“是啊,”陶轩客气道,“多亏了老板您的美食,我们队员经常在这吃受滋润的,不就又拿了冠军么?”


“我还得谢你们!今天我决定在店里放你们的比赛,吸引了好些小年青!”店主笑声洪亮,又拍了拍你的肩,“小叶你的那个,叫一叶之秋吧,很厉害啊!”


“哪里哪里。”你说着。


店家谈了几句便又去招呼客人了,你揉了揉被拍数次的肩,终于吃上了碗里的小吃。


“队长碗里怎么这么少!多吃点!”旁边伸来队友的一筷子。


你诧异队友店主上身般的行径,平时可没见他这么殷勤:“激动傻了?”


“哈哈队长你原谅他吧!”另一队友毫不给面子地嘲笑,“这小子刚刚在电视里看见自己了,激动坏了!”


“荣耀现在玩得人多了,关注比赛的人也多了,竞技频道迟早要开始播荣耀比赛的。”吴雪峰说,“只是没想到这么早。”


“对啊,第二赛季就引起这么多关注,我看荣耀真的要火了。”一个从其他游戏转职来的队友说。


队友们欢乐地边吃边谈,过一会儿居然还来了别桌的人求签名,大概是之前听到店主的宣扬注意到他们的粉丝。每人刚开始还有些局促,笔纸到了手里,就高兴地依次给签了名。


你接过笔,稍一顿,签上了前些天被要求练过的“叶秋”。


回到战队,你和吴雪峰一道走着。


“今天大家都很开心。”吴雪峰说。


“怎么比第一赛季赢了那晚还醉得很。”你说。


“因为看见了希望吧!”吴雪峰打趣说,“我们打游戏的,也能上电视、有粉丝,不也搞出了点名堂么?”


你想起了吴雪峰指的事。第一赛季初的时候,陶轩为了找赞助简直磨破了嘴皮,有次打完电话实在被对面的态度气得发了火:“打游戏怎么了?打游戏要的智商手速他还没有呢,怎么就搞不出点名堂?”


那次是晚饭时间,你眼也不眨地吃着饭,吴雪峰说了几句安慰话,安慰的对象不仅是陶轩。你这才抬头,看到了队友们或多有些丧气的脸。


而今晚,队友们看到粉丝的时候,眼睛里都闪闪发亮。


四处奔波打比赛的过往忽的从你眼前掠过。对于你来说,其实只要能打荣耀,怎样都没关系,但是此刻,你喝过少许酒的身体也不知不觉烧了起来,好像被谁添了一把火。


荣耀,还是热闹起来更好啊!


你将双眼转向了窗外。


灯火辉煌。


 


“找我什么事?”韩文清说。


你不慌不忙地扫了眼过店员端来的菜:“真是你们这边的特色菜?老韩你没有坑我吧。”


“那你可以不吃。”


“今年嘉世和霸图都不是冠军,你没道理坑我的。”你肯定道。


韩文清没说话,拿了筷子直接吃上。


“好吧,是这样。”你说道,“去年霸图才赢,你们老板肯定给你加工资了吧?”


“你要借钱?”韩文清果断道。


“没错。”你坦然,“我们队那个谁不是要退了么?我总得给他包个大红包吧。”


韩文清皱眉:“陶轩给你的工资很少?”


“陶轩他做生意不容易啊。”你一笔带过,“想来想去,还是找老韩你借比较靠谱。”


韩文清看了你一眼,答应了,说好吃完饭去取钱。


你便轻轻松松地尝起当地特色菜来。来霸图这的次数不少,然而由于和霸图之间的仇恨太深,嘉世全队都是匆匆来匆匆去,虽说和霸图战队实际没什么,但还是怕霸图那帮爷们粉搞点报复。


饭店的电视里正巧播放着荣耀的比赛,是霸图和轮回打的一场。新出道的神枪手锐利地撕开了敌方的一条缝,枪枪见血。比赛场馆里响起了掌声和尖叫。


你正看着,听到对面人问:“你觉得周泽楷怎么样?”


“小周啊?”你的眼睛里倒映着荒火和碎霜的光,“挺好看的。”


“什么?”


“我说长相啊。”你转眼回来,正好瞥见街边苏沐橙代言的广告,笑了,霸图这还能见到嘉世成员的广告,大概是看在联盟女神的份上,“不过没沐橙好看。”


韩文清嗤笑:“你在评价明星么?”


你摸摸下巴:“别说,我想起来了,你们全队好像也代言了一款键盘吧。”


“能赚钱,又不怎么耽误荣耀,为什么不干?”


你眨了眨眼。


这句话,居然和陶轩才找他谈话的所说一模一样。


“联盟正在走向商业化,”陶轩恳切道,“不说新上来的那个周泽楷,韩文清、王杰希都代言过广告,你稍一露面,也没什么损失。沐橙最近自愿接了个广告,挣到不少的钱,她不也很开心么?你多赚点钱让你和沐橙两个人手头更宽裕些不好么?”


新上了一道菜,你回过神。


“那老韩你赢不了我了,”你说道,半开玩笑地,“我荣耀一点都没耽误。”


 


天气有些冷了,你一手立了立领子,一手提着袋子,走在街上。


今天是大众的休息日,街上行人如织。你出来买点东西,不期遇碰见了人群。


而且应该是同好的人群。


购物广场前的空地上竖起了巨大的电子屏幕,熟悉的图像和声响让你住了脚。


“好!这边的战法突进了!看他能不能追上对方逃跑的残血队员!”


熟悉的地图上,一场战斗打得火热异常。你注意了一会儿战场,将目光下移,看见了屏幕前立的“城市荣耀争霸赛”。


你走进人群,驻足围观。周围都是私私讨论声。


“哇这比赛什么时候报的名?我都不知道!”


“今年才开的,现在荣耀实在是太火啦!”


“唉,说起来,荣耀现在是一年比一年好了,嘉世却……”


“就说啊,这下坡路走得人心寒……”


“叶秋啊……”


“好!结束了!那边的最后一人终于倒下!我宣布本场胜者是!”


交流声被主持人巨大的贺胜声打断,你瞥了眼屏幕上的“荣耀”标志,走了。


回到嘉世大楼,你放下自己的东西,转头出去敲了敲旁边的房门,露出了笑容。


门缓缓地打开,见到的却是一张眉眼下垂的美人脸。


“怎么了?”你说,晃了晃手里的袋子,“你要的点心我给你带了。”


“叶修,”苏沐橙眼里晶光闪闪,“我听见崔立说——”


已经长成美丽女性的女孩说不下去了,垂下了头。


“荣耀”的标志从你眼前一闪而过。


你看着女孩,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先吃点心吧,”你说,“不然要凉了。”


那晚你操纵着一个复制了一叶之秋属性的小号,打了许久的竞技场。


荣耀,依旧还是熟悉的荣耀,甚至比原来所期望的更美丽,更热闹。


它像是洪流。


 


住在兴欣网吧的储物间的第一个夜晚——准确说是第一场睡眠时间——你很满足。


比想象更快的,你找到了安居之处,能够继续与荣耀的世界招呼问好,操纵着角色在地图中漫步。


你看到了第十区有无数崭新的玩家,就像无数滴小水滴,蹦蹦跳跳地汇入了巨流。


嘉世的昨天仿佛在瞬间淡去了,在这第一场睡眠里,你做了个梦。


你曾是个无比厉害的将军,你使军队所向披靡。你依靠着自己的伟力便能取胜。你的军队先是欣喜,振奋,接着,当他们觉得你足以引导胜利,他们便懈怠了。他们将一切的责任都丢给你,甚至逐渐把你的那么多辛苦付出换来的成果看成习以为常。


他们认为,他们无须付力,而你不该输。


于是兵败如山倒。


后来,你重新再来,你站在空茫严寒的天地,看见了一些新来的小士兵。


他们一个个在艰苦的环境里打过滚,来到你的面前。但他们足够坚强,他们蓬发向上。


你看着他们,想着,你想将他们变得和你一样强大。


对,一个队伍,不是一个人。


你是一滴水,一滴璀璨的水,而荣耀是河。


 


你打量了崭新的奖杯,眼里多少有些感慨。


兴欣全队的人都聚在一起,才赢下了巨大的胜利,却有些沉默。


总是精力十足的老板娘的眼睛有些红,就像你才踏进兴欣网吧不久的那个夜晚一样。


“行了行了,”魏琛挥挥手,“要走赶紧走,不要搞得好像哀悼现场似的,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了。你正好闲下来,游戏里还不帮衬着点公会?那不就游戏里天天见了。”


“走了。”你说。


赞叹的掌声,振奋的欢呼,所有人都在感叹,你又创造了一个奇迹,你仿佛为荣耀而生。


在这之中,你点点头,又要走了。


你没有看决赛后的任何采访,各个战队的,包括兴欣。


拖着一个行李箱,你走进了那个多年前陌生、此后不知是否也会陌生的火车站。


多年前,你压下揣测,淡定地踏上迄今为止最浓墨重彩的旅程;多年后,你揣着满满复杂的沉淀,淡淡地走了回去的路。


埃及人说,喝过尼罗河水的人,无论离开多久,都会再次回到埃及。你未曾饮下过如此的家乡水,也到底是要回去的,踏回到那条河中。


回到家,陪着多年未见的父母,伴着相同模样的孪生兄弟,你将你的水滴融进了另一份多年未补的缺憾中。


然后,安顿了几天,你才又打开电脑,隔着屏幕看些与荣耀有关的东西。


实际上,你没有先看你离开后的一切。你挑选着看了些过往,从第一赛季到第十赛季,有些有你,有些没有你。


你第一次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看到了荣耀的奔流。你看到了无数走走回回,来来去去的名字。自兴欣开始,不,是早就潜藏着的认知浮现在你的心里。


从始至终,你总是会对荣耀的新血液抱有兴趣,或是当做对手研究,或是当做队友来培养。你对荣耀以外的一切都纵容,你将你的全身心投入荣耀之中,你为它的一切发展而欣喜。


你热爱着它,你只是希望它永远向前。不顾其他。


你曾做了它的一块奠基石,你也乐于这份着基。比起你留在其中,你更希望看到在你的基础上,它不断流淌。而你之后,自然会有许多许多加进来,组成流淌的新源。


不过呢,当然——


最后你看了你离开后的视频。


你的手动了动。


 


站在为世邀赛准备的会议间,你无奈地说,这事多气人。


一切来得太突然,一种无形的力量,把你又推到了这熟悉又崭新的舞台。


小姑娘笑着,真的吗。


曾经你跨过了两条河,你先从一条河走出,来到另一条河,沉浮十年,把心留在了这里,而又走了回去。


而现在,你蓦地发现这两条河流最终汇聚到一起,成了大海。浪花活泼地打着转,向你眨了眨眼睛,说着共同的话语:“欢迎回来!”


世间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么?


你想起了之前在家看的视频。有决赛后的例行采访,有退役的宣布会,有大家的祝福。


就比如那个踏过你的最强者之路的后来者,他说道:“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


你笑着:“我可是职业选手,你以为呢?”


你与那磅礴的海洋,共同流向新的天空。


 


你从云端来,将到云端去。


你的天空,万里无疆。


                                                                                                     Fin.


 


 


 


 

评论
热度(27)
  1. 咪咪猫Noglues 转载了此文字

© 咪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