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不如归去

白小安:

       
       
  此刻王杰希脸上带着难得的疑惑与惊奇,蹙着眉与坐在桌子对面的人大眼瞪小眼。那人神色自若,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仿佛闯入别人家的不是他一样。王杰希犹豫了一下,还是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不是人。”对面那人气定神闲地回答,或许是王杰希脸上的表情太过夸张,他好心的补充了一句,“我是神。”

  他今天开门的姿势一定不对。王杰希下意识的看向自家屋门,却听到对面带着喜悦的一声欢呼:

  “对,就是门神!”

  
这是王杰希刚搬的新房子,前几天他极其在意风水的母亲带了幅画来,神秘兮兮地告诉他说这是她刚从算命先生那里求来的门神,要贴在大门正中才管用。他看着母亲忙里忙外把画挂好,对着画上花花绿绿的一片虔诚的合起手掌拜了拜,忍不住问了句这是什么神。母亲用一副他亵渎了神明的眼神剐了他几刀,告诉他这是能给他的新房子带来好运的神。

  接受了母亲的好意,王杰希也没有对这门饰太在意。察觉到异样是在三天前,他下班回家转动钥匙时感觉一丝怪异,打开房灯,他注意到茶几上的纸杯倒下了一个,是自己碰倒的吗?他没有什么印象了,转了几圈确定没有其它异常,便安慰是自己太过敏感,把脑海中叫嚣的疑惑压下去。

  第二天回家时已傍晚,他隐约觉得自家房门有什么不一样,抬头确认了好几次门牌才拿出钥匙开门。打开灯看清了房间的一切,朦胧的睡意一下子就消散了。

  与其说是他怀疑有人进过他的房间,倒不如说这人是故意让他发现自己来过。大开的冰箱门,以及被翻的乱七八糟的食材,但卧室和保险柜还是好好的,都是没被动过的样子。

  这是什么情况?来找食物吃的小偷?王杰希一肚子疑惑,心想要是明天还这样那他不得不去报警。到了第三天,公司里有同事宴请,王杰希尽管不喜这种场合但也不得不去,他只向同事敬了几杯,便躲在一旁数心事。一晚下来,几杯酒下肚也有些昏沉,告知一声就提前回家了。他煞是戒备的立在屋外,攥紧了手机,这时王杰希突然意识到为什么房门看上去很奇怪,这门画上原本两只鸟儿如今只剩了一只,不等他细想,屋里突然传出一声“哐当”,酒意助胆,他毫不迟疑地推门而进。

  房间里有人!他转向厨房的方向,摸了一根拖把防身就冲了进去。结果让他精神紧绷了好几天的罪魁祸首就坐在厨房的桌子旁,旁若无人的端着手里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那人穿着浅褐色的上衣,他身形偏瘦,衣服松松垮垮的,给人一种很放松的感觉。

  他听到了声音便看过来,在看到门口的王杰希时脸上出现了一丝不遮掩的欢欣,他的嘴角勾起恰到好处的弧度,望向他的眼神像在叙写一个漫长的故事。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王杰希却没来由的觉得这一刻他已经等了很久,甚至没留意到自己攥着手机的力气都放松了许多。他看到来人轻轻开口,莫名的心跳如擂鼓,那人的声音传过来:

“来,吃面。”

“……”

  让我们回到开头那怪异的场景。

  王杰希揉了揉眉间,不动声色地观察对面的人,这人自称叶修,是他家的门神。许是最近经历的怪事太多,或者是酒精的催眠,王杰希没觉得太吃惊,反而有点麻木。他打断对方喋喋不休的讲说,抬头问他:“你为什么要泡面?”

  叶修被噎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这么问,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因为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啊……田螺姑娘,你听过没?其他的我也不会做,只能给你泡面了。”

  “你为什么会泡面?”

  “后面有写呀。”“田螺仙人”专门拿起泡面袋给王杰希看,后者不得不佩服神仙的自学能力。

  叶修说这是找到王杰希的第三世,听他的语气还有点得瑟。王杰希轻易地接受了自己转世三次这个设定,然后问他:“可是你为什么要找我?”

  “哦?”叶修一挑眉,笑容深了些,“你还是这么不按套路出牌。”

  王杰希没说话,等着那人的理由。其实他也猜出了七八分,准是在画里待的寂寞了,要找老熟人叙叙旧或者纯粹为了捉弄自己,他连“饿了很久想要吃饭”这种理由都想到了,结果叶修一开口就把他的想法悉数堵了回去,明明这个人才是不按套路出牌。

  “因为我喜欢你啊。”

  他听见那人这样说,笑得眉眼弯弯。

  晚上王杰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如果可以,他肯定会去发一个叫“被看起来和自己同性别的不明生物告白了该怎么办”的帖子。当然,他的人设不允许他干这么ooc的事情。

  他想这人看着随意,说话也带着点不正经,就没太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再说都已经上辈子的事了……白天的时候叶修还告诉他,他的前两世都死的很惨,他忽略对方刻意调侃他的表情,想着对方所说两世恋人的事情。

  “问个问题?”

  “好。”

  “我死的时候,你都在吗?”

  叶修没想到他会问这个,眉间染上悲伤,但也只是一瞬间,他笑着说:“都在。”

  “我们那时已经是恋人了?”

  “是的。”

  王杰希没说话,心爱的人死在怀中,还经历了两次,这种心情已经不能用痛来描述了。

  叶修看着他的表情,微微笑了一下,语气竟然带了点温柔:“但好在每一世我都找到你了。”

  他啧了一声,翻个身,那双带着悲伤的眸子透过黑暗直直的望进他心底。为什么自己还是有点在意?

▼▲▼▲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在心里默念三声“一切正常”才慢慢睁开眼睛。

  然后对上一张放大的脸。

  叶修饶有兴趣的看着王杰希瞬间刷白的脸色,起身拉开两人的距离,调笑他说:“早上好,现在你的大小眼还不是很明显。”

  王杰希没理他,他表面上看起来泰然自若,内心已经汹涌起来了,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什么酒后的幻觉。他默默起身,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他把被子掀开看了看,显出难得的窘迫,自己从没有裸睡的习惯,可他现在的确什么都没穿。

  站在一旁的叶修噗嗤一声没忍住笑,好心的向他解释:“昨天半夜你好像很难受,我就帮你把衣服脱了。”

  见王杰希还是一副僵硬的样子,叶修摆摆手,想说点缓解气氛的话:“不是吧王大眼,你不用这么害羞,你的身体我可是很熟悉啊。”

  这话完全起到了反效果好吗?王杰希扶额,忽略了为什么叶修发现自己半夜很难受的事情,说了今早的第一句话:

  “让我静静。”

  太大意了。
  王杰希看着捧着蛋炒饭吃的狼吞虎咽的叶修心想,自己昨天是喝了多少酒,才能让这么危险的不明来路的人物住在自己家里。尽管他是个无神论者,是个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时代新青年,但不管他是否愿意承认,他内心对叶修还是信任的。

  “有烟草吗?”在他乱想的空,叶修凑过来问。

  “烟草?”

  “烟斗也行,不过还是更喜欢嚼烟草的味道啊。”叶修一脸怀念的表情,转过头来双眼亮亮的盯着王杰希。王杰希平时不抽烟,只得翻箱倒柜找出来压箱底的年货,拆了一包万宝路递给叶修,叶修拿过来烟研究了一下,把鼻子凑上去闻了闻,直接一口咬了上去。

  叶修:“呸呸呸!”

  王杰希:“……”他似乎忘了这个老仙人不会用现代的方法抽烟。

  “这样。”王杰希用打火机点了烟,食指和中指夹住烟,轻轻吸了一口烟,算是给叶修做个正确的示范。

  他刚想把烟掐灭给叶修换一根,那人就已经凑过来,他的头发蹭着王杰希的下巴,眉眼低下去,在烟火明灭里有种莫名的顺从。王杰希愣了愣,叶修已经用嘴叼走了他手中的烟。叶修学得有模有样,大概是老烟斗,吸第一口烟也没有呛,反而眼睛眯起来一副享受的样子。趁王杰希还在愣神就把烟吐在他的脸上,看他呛得直咳,叶修露出一丝猫儿偷腥的笑。

  无论被卷到怎样奇怪的事情里,地球还在继续转,工作还要继续忙,楼下的大妈还在继续抢购特价。王杰希下班去超市采购,结账时看着自己购物袋里莫名多出来一人份的盒饭,无声的叹气:看来,这尊神短时间是送不走了。

  据门神大人自己说,他是修炼七百多年的神,在全神盟也是排的上前几名的。王杰希问他是什么神,叶修一副吃惊的样子,你不知道我是什么神还买我?王杰希一巴掌拍过去,别演了,准是你给我妈下了什么咒才让她把你带过来的。

  叶修嘿嘿地笑,慢慢挪到门口,指着门画上花花绿绿的一角,说:“诺,看见没,我本来也在这儿的。”那里本来有两只鸟站在枝上,现在只剩下一只。王杰希了然,原来你是麻雀。叶修啪得打回去,有没有点文化,我那是布谷鸟。王杰希细细地看画上的鸟,毛色灰黑,尾巴有点点斑白,翅膀上点缀彩虹一样的蓝色。

  “为什么它不出来?”王杰希指着剩下那只问叶修。

  “他啊……”叶修笑着,手指不轻不重地在画上扣了两下,“他又不喜欢你。”

  王杰希无言。画上剩下那只杜鹃似乎往旁边的枝上跳了跳,离开了叶修手指的位置。

  买了比平时多一倍的东西,等提着大包小包赶回家时已经不早了。他旋开门进屋,叶修把视线从电脑屏幕移开,偏过头来和他打招呼:“回来啦?”王杰希略微点头,默默把这怪异的同居错觉从心里挥散掉。

  叶修学习能力很强,王杰希临走的时候略微教了他电脑的基本操作,他就对着电脑玩了一整天。

  “你在玩什么?”王杰希路过电脑桌,瞥了一眼屏幕,熟悉的界面和音效。居然在玩荣耀!王杰希无言,看着叶修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他凑过去看见聊天栏里一个个都在喊叶修“大神”,不知道该吐槽第一次玩就被叫大神,还是该吐槽叶修的确是个大“神”。突然他瞥到了一串文字,脑袋有点大。

  “你这是什么id……”

  “嗯?”叶修头也不回,噼里啪啦,忙着放技能。

  王杰希看着那行“神说要有光”,觉得自己丧失了吐槽的功能。

▼▲▼▲

  叶修是个接地气的神仙。

  这是王杰希能想到的最褒义的形容。

  他不知道别的神仙是不是也这么接地气,因为他只见过这一个神仙。那也没办法了,王杰希心说,这只杜鹃已经把他对神仙的印象都拉低了。

  每天他上班,叶修就趴在电脑前打游戏,从来不出门,左手豆浆,右手油条,翘着二郎腿坐等王杰希下班回来投喂,典型的深宅形象。神仙是不是都这么游手好闲,王杰希眼睁睁看着“神说要有光”的名字爬上各大副本的排行榜,陷入了沉思。

  其实叶修也有像个神的时候,那次王杰希回家早,走到小区楼下就听到一阵低沉悠远的声音,那声音传的很远,直达他的心底,王杰希抬头望,自家窗台上坐着一个身着褐色衣衫的人,正摇晃着腿无意识地哼唱着什么。

  他看起来那么无忧,像是不被世俗所困的少年,但歌声那样沉重,低到尘埃深处,在时间的长河里流动。叶修也看到了他,便停下来向他打招呼,没有一丝窘迫,反而王杰希像是无意间探到别人的秘密一样,直到看到叶修的笑才慢慢平缓下来。那时,他才突然意识到他和叶修是不一样的,他们之间隔了一整首有关时光的旋律,而他只能这样仰视着他,无法触及。

  不等他感伤完,叶修大大落落地从窗台上跳下来,轻轻落地,在他身前站定:“好听吧?”

  “挺好听。”

  “听懂没?”

  王杰希摇头。

  “想听懂吗?”

  王杰希点头。

  “想也不告诉你。”叶修大笑,开心的看着王杰希脸色发黑,故作神秘地凑近他耳边轻声说,“这可是秘密。”说完就乐呵呵地回家去,屋里传来豪迈的一声:“埋骨之森,4=1!”

  终于王杰希受不了这人整天沉迷网络游戏的颓废样,趁着周末要拉他出门去转转。叶修没什么特别的表示,点点头就要出门,王杰希赶忙把人拽回来换衣服,虽然穿古怪衣服的大有人在,但他想还是低调点好。

  周末的城市还是很热闹的,在经过一个小巷子时,有几个小孩子冲撞过来,人群顿时混乱起来。王杰希下意识的拽住身边人的手以防两人走散,在触碰的一瞬间只觉得一阵冰凉,大概感觉到他的迟疑,叶修想要把手抽回来,这时王杰希才突然反应过来似的,把人牵紧了,一路横冲直撞地从人群里挤出去。

  感到手中的温度渐渐变高,王杰希才觉得稍稍安心了些。
   

  一个从不逛街的工作狂,和一个酷爱宅在家里的门神,走了半天路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最后他们停在一家电影院门口。“看电影吗?”王杰希问叶修,后者表示自己老胳膊老腿需要赶紧找个地方坐着,于是两人买了时间最近的一场电影票。

  毕竟是第一次来电影院,叶修乖乖地跟在王杰希身后,王杰希看他难得听话的模样,再加上叶修换的一身白衬衫黑长裤,看起来像个学生。他想着这人七百多年的仙龄,没忍住笑出了声。

  电影是当下热门而又俗套的青春电影,没看多久叶修就开始打瞌睡,脑袋一点一点的。剧情也实在无聊,直到和叶修脑袋撞到一起,王杰希才发现自己竟然也睡过去了。他花了半秒钟思考,然后果断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所以他自然看不到叶修慢慢睁开眼,在荧幕的明灭下安静地凝视他。

  在一起的时间那么宝贵,我怎么可能会浪费在睡觉上呢。

  从电影院出来,天色都暗了,大概是要下雨,空气潮湿而闷热。两人在路边小店解决了晚饭,沿着长街慢慢向住处走去。叶修慢慢不再说话,王杰希也不知说什么,两人沉默地走了一段路,到了一个街口,叶修突然走快几步,拉着王杰希停下。王杰希比叶修稍微高一些,他微微低眸,对上后者的眼神,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出现在叶修脸上的严肃,一时间气氛莫名凝重。叶修就这样看了他很久,最后低低地喊他:“王杰希。”

  之后又是一阵沉默,他能听到远处天边雷声沉闷的巨响。
  
  从他们见面,叶修就一直喊他“大眼”或者干脆不称呼,这还是他第一次喊他的名字,那样虔诚,像是说出什么誓言一样。被他用这样的眼神盯着,王杰希只觉得血液往上涌,无数的抓不住的幻影在他眼前闪过,他快要止不住上前的冲动。突然叶修在这时开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是想要去抱住他。

  “你命中带劫,所以前两世命途波折,在年轻时就遭受大劫。”叶修的声音很轻缓,王杰希只觉得仿佛羽毛轻轻扫过心底,“第一世你染上疟疾,四处求医却无人来治,最后我出门采药却还是晚了一步。第二世你……”还没等他说完,便被王杰希打断。
  

  “你知道吗叶修,你才是我最大的劫。”

  叶修愣住了,他直直的看向王杰希,眼睛里藏着一点波动。

  “我不在乎我上辈子、上上辈子是怎么惨死的。”王杰希镇定自若地说,提起自己的惨状像是在谈论别人的事情,“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三世我都会喜欢上你。”
   

  王杰希的告白来的突然,叶修甚至没有想过会到这一步,他僵在原地有些手足无措。王杰希轻声叹气,向前一步张开双臂环抱住他:“我想,喜欢你已经是一种本能了。叶修,我喜欢你。”

  雨终于下起来了,两人在细碎的雨丝中静默无言。

  许久之后王杰希感觉到怀中的人缓慢但坚定地回抱住了自己。

  雨下的很大,雷声阵阵,交错的闪电映亮无灯的房间里两具紧紧依偎的身躯。窗外风雨交错,屋内一方旖旎。直到这时王杰希才明白了那天叶修所说的,对自己身体的熟悉,因为同样的他也对叶修的身体非常熟悉,轻易地就找到了他的敏感点。失而复得还是久别重逢都在此刻失去了意义。他的三世恋人就在他的怀中,轻轻的颤抖。欲火纠缠,却在炙热中察觉到身下人的异样。我为什么听到了你的绝望。

  “叶修……”他轻声唤,把对方的下巴抬起来,吻上正在流泪的眼睛。

  你为什么要哭?他轻柔的用唇拭去爱人的泪水。他最爱叶修的眼睛,藏着笑意,藏着清浅的光,藏着漫长的故事和秘密。

  没关系,时间还很长,我愿意听你慢慢讲。

▼▲▼▲

  叶修有很多秘密没有告诉王杰希。

  比如门画上剩下那只布谷鸟是他亲弟,他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比如他无意中发现了王杰希荣耀的帐号是“王不留行”,对草药颇为熟悉的他忍着笑建了一个叫“君莫笑”的,只可惜还没来得及转职。

  比如他并不想让王杰希听懂他那天唱的歌。

  比如他其实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偷偷跑去隔壁房里,用眸光描摹喜欢的人的眉眼。

  比如王杰希命中带劫,每一世都会因触犯天规而丢掉性命。每一世他都用尽全力护王杰希周全,却一次又一次遭受失去爱人的痛苦。

  比如他悔恨自己空有一身神力,却不能挡住王杰希的轮回天劫。

  比如他愿用自己五百年的修行换王杰希这一世的平安无恙,而他要重新化为布谷鸟本体,从头来过。

  比如他虽已为神,却仍有私心。原本在那个雨夜就要告别爱人,却因为对方的一句喜欢,让他暂时收回了他的“再会”。

  比如他并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的靠近和表达爱意,只是为了给以后独自一人的时光留一点寄托。

  比如他早已决定要将王杰希关于自己的所有记忆都抹去。遗忘,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比如他们的相恋短得昙花一现,他们的相遇只是为了诀别。

  但他从不后悔,不管是哪一世的遇见,还是注定的别离。

▼▲▼▲

  王杰希醒来,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中光怪陆离的世界,他在里面醒来又睡去。

  他不记得梦的细节,只有一个人不停得在他耳边哼唱。

  唱得是什么呢?

  他起身,拉开窗帘,清晨的阳光争前恐后地扑进来。鸟儿在窗前的枝上跳来跳去,他看过去,这鸟毛色灰黑,尾巴有点点斑白,翅膀上点缀彩虹一样的蓝色。很漂亮,他衷心的夸赞。只见那小生灵叽叽喳喳了一会儿,腾起向南飞走了。

  王杰希看着它在空中划过的弧线,一时间想起了梦中的旋律,那样熟悉。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布谷鸟都这么唱,不是吗。

  

fin.
最后大眼还是听懂了这首歌,寓意是什么就不用说了吧…
生贺还写虐文并且虐得如此狗血,大概也是一种爱吧。就不发在生日那天了,提前生日快乐哟修修。

我真的是这么狠心的人吗。
真的是这么狠心的人吗。
是这么狠心的人吗。
狠心的人吗。
人吗。

当然不!(。

  “好!收工”

  “演员们都辛苦了,这一段时间的工作基本结束,大家都回家好好歇息吧!”

  叶修从候场走过来,对上王杰希的目光:“怎么了,眼神这么深情,哥是很有魅力,但也会害羞的。”

  王杰希目光灼灼地盯着眼前的人:“你会不会也这么消失?”

  叶修笑:“大眼你入戏太……”没等他说完王杰希突然抱过来,他听到低沉的温柔的声音扫过他的耳畔:“我不会让你走的。”

  轻轻地笑了笑,回抱住对方:

  “好,那你可要留住我啊……”

  “生日前一天还要拍戏到晚上,除了我还有谁这么任劳任怨兢兢业业……”等菜上齐了,叶修迅速抄起筷子想要夹肉吃。

  “有,我啊。”王杰希更快一步地截住肉片。气定神闲地塞到自己嘴里。

  “……明天又不是你的生日。”叶修白了对面的人一眼,只好换作青菜夹了吃。

  “反正都是要一起过,你难道想今年一个人过?那可就不能满足你……”

  “吃你的肉,闭嘴。”

  “刚刚拍戏我就想说,被你这双大小眼盯着看真的很容易笑场。”

  王杰希不理他,继续看。

  “大眼,你今天很奇怪……我这巴掌脸,刚刚还没看够啊?”叶修伸手指去戳王杰希。

  “没看够。”王杰希抓住他的手指,顺势牵过来握在手心。

  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不够。

  “铛铛铛。”零点,五月二十九日。

  “叶修,生日快乐。”

  王杰希吻过去,余生也请多多指教。

  “我有个生日愿望。”

  “你讲。”

  “下次我们不接白小安的戏了好不好?”

  “我也这么想。”

    
    
    

real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41)
  1. 咪咪猫啵啵安 转载了此文字

© 咪咪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