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叶]知乎体|暗恋一个人最痛苦的是什么

白小安:


匿名用户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先匿个名吧。

我们俩都很普通,在国内并不成熟的一个行业工作,在圈子里算得上是混的可以。

他,普通男青年,长得一般,没什么看点,只能说不丑,也就身高可以,178,虽然那也比我矮。平时穿衣服也没个正经样,一身淘宝能穿好几天,走路也飘飘的,也就工作或者和人斗嘴的时候有点精神了,他一张嘴,就让人忍不住想打他。

就这么一个人,我看上他哪一点呢?

忘了是谁说的,喜欢大概都是从崇敬开始的。为了方便称呼,先叫他Y吧,Y是我们这一行的传奇,虽然和外表不搭,但是他真的创造了很多奇迹,荣誉是他最不缺的东西,我们这些后面入行的,都是听着他的故事一步步摸索出来自己的路的。

我电脑上有个文件夹,里面都是他的比赛视频,没事就点开研究他的技巧,还会去论坛看他发的帖子,都是最土的方法,却只有他才能用到这么炉火纯青。

我能进这个行业,一部分的原因也是他,那时候他已经闯出一片天,屏幕上的他神采奕奕,仿佛是永远不会输的神,支持他的人,眼神大概可以称得上虔诚。之后我对他的仰视,被转化成想要超越他的动力。

这些别人都不知道。

他也不知道。

他第一次和我说话,还是我刚刚在圈子里打出一点小名堂,那次工作正好是和他的团队一起,工作完要走的时候,我看到他在走道抽烟,我不是很喜欢烟味,可能是注意到我皱眉了,他就把烟掐灭了,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说我干的不错,我点点头,没什么话说,他和我身边的前辈聊了几句就走了,走了两步又回来,对我笑笑说:“你是不是有点大小眼啊?”

这句话我不知道从小听了多少次,当时也没觉得什么,只是后来很多次梦里梦到第一次见面时他的这句调侃,他眼睛亮亮的,像是藏了颗宝石。

他工作的地方和家离得很远,干我们这一行的平时又很忙,像我这种在本地上班的还好,他就不行,过年了才能回家一次。有次我在家乡机场接人,远远的看着有个人影很像他,这才知道我俩居然是老乡。

从那之后每年他回家之前都要找我帮忙提前预约好宾馆,说是他长时间不回去都忘了这边有什么实惠的宾馆了。对,他就算回家也是住宾馆,因为他和他家里关系不太好,一言不合就会被赶出来,年夜饭有时候都吃不了。一个人在宾馆里过年怪可怜,我偶尔也会去看看他,结果他不是在工作就是在抽烟,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在哪儿过年。

他这人就这样,感觉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工作就是他的荣耀,他一直这么说。

我们俩交流并不多,本身又不在一起工作,见面的机会就少,偶尔见了也是竞争对手身份,两人也不是可以说出什么亲近的话来的性格,就一直不远不近着。

我本来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刚刚好,他还是站在星星上的人,我在一旁爬我的梯子。

意外发生在我们认识的第三年,公司每年都会举办一个类似于聚会的大型活动,把几个关键人物聚集起来,说是切磋,实则也是放松一下。我和他每年都会去。他从来没有在媒体面前露过面,前几次为了躲记者他都是早早就退场,那次被一个私交不错的同行抓住,硬是被留下来一起去玩。

那个同行话挺多,是个爱玩爱闹的性格,先叫他H吧,H把大家都叫出来去KTV唱歌。也是平时工作压力太大,又都是年轻人耐不住性子,唱歌权当发泄,一大群人进了屋就抢话筒,扯着嗓子乱嚷。

我不喜欢吵,就一直坐在沙发一角,找水喝的时候突然瞥见Y,就这么安静的坐在那里,花花绿绿的灯光时不时得扫过他的脸,他的表情依然平静,像是凝望着远处的海洋。

那个时候,他的团队已经开始走下坡了,不是他能力下降,我这么认为并且相信着,问题出自他的队员。我能看出的事,他一定早就知道,同为团队的领导者,我理解他却无法帮到他,他是个很有主意的人,我相信他会有自己的解决办法。

当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到他身边坐下的时候,他正抬头对我笑,喊了一声我的外号。我问他怎么不去唱,他摆摆手说不和小孩子乱闹。然后我们就自然的聊起了天,说自己的团队,吐槽对方的,示威一样的宣告这个季度的冠军归属权。

那是我们第一次聊这么多,和他聊天很舒服,因为他很聪明,我说的他都能懂,这让我可以私心地认为他和我是相似的。

这时候H突然窜出来,嚷嚷着让Y唱歌,一堆人都在起哄,Y铁了心不唱,就要被罚酒。说一下,Y是出了名的一杯倒,多喝一点就不行,平时他为了工作也滴酒不沾。眼看这群人不打算放过他,他就捧着杯子抿了一口,可怜巴巴地问H:“能找人替我罚吗?”H可没这想法,伸手就要抢杯子去灌他。

我不知道我那时候怎么想的,直接夺过来杯子一仰头全喝了,喝得猛了还有点呛着,顶着全屋的视线说了句“喝完了”,就拉着他坐下了。等到吵杂的音乐又响起来,我还能听到他轻声的笑。

从那之后关系就拉近了,qq上偶尔也交流一下近期的工作经验。平时就闲扯两句,我自觉自己性格偏向理智冷静,但被他一挑拨总会忍不住想拌嘴,当然了,他这方面的造诣比我深的多,输多赢少,和他熟络了之后抚额的次数也多了。

我比他入行晚了两年,但是从来没叫过他前辈,都是直呼名字。后来有天他突然告诉我现在我喊的这个名字不是他的真名,叫了快四年的名字突然改口是有点不适应,但是也没什么。我说:“不就是个名字吗,你还是那个你。”他那边很久没回复,后来据他说是有点被感动到了。

他身边不缺朋友,其中有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S,从她刚开始入行就一直和他在一起工作,圈里圈外不知道多少人在传他们会在一起。他们承包了三年的最佳搭档,互相的默契是我祈求不来的,同时,我也很庆幸他身边还有个人可以让他信任。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只当作是普通的可以互相聊聊天的朋友。训练,看看QQ 有没有他的消息,再训练,这就是那几年我每天最日常的生活。不知不觉自己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然后猝不及防得,他突然宣布离开公司了。就算他的团队近年来成绩一年不如一年,但是他本人却是一个标杆性的人物,就这么突然宣布离开,肯定会引起一阵风波。这股风不仅仅在公司内外刮过,还席卷了我的内心。

他离开的毫无征兆,甚至都没有告诉我。

可是,他为什么要告诉我呢?突然涌出这样的问句,是的,我们仅仅止于在网上联络,甚至因为他的一句“不常用手机”而没有交换过彼此的手机号。我只好给S打电话,那是我唯一想到能迅速联络到他的方法。

关机,看吧,我唯一的方法就这么失效了。

那天的训练都是心不在焉的,我想不仅仅只有我这样。连着好几天,频道里播出的都是关于他离开的消息。我甚至想马上订机票飞去找他问他怎么回事,但是不能,我还有我的团队,我的理智和责任不允许我这么做。

看着空白的消息栏,对于他的渺无音讯,再也不能找到他的惶恐拉扯着我,一闭上眼就是初见面他笑着问我:“你是不是有点大小眼?”那几夜我对着黑暗想了很久,也就是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每天等一个人的消息的心情是喜欢。

过了几天S终于回了我电话,我问她Y的情况,她支支吾吾不肯说,我也懂她的意思,最后只问她:“就告诉我他现在过得还好吗?”那边沉默了一会,说:“他说他挺好。”

“那就行。”

他既然说了他很好,那我也没什么能担心的了。之后的一切又都恢复了以前,我开始给他在QQ上留言,坚持了没几天,没有回复的等待让我又有点焦躁,我想他是没时间去看,就干脆留了我的手机号,让他有空的时候可以找我。

当一个人已经成为习惯,再把他抽离开就不那么容易了。我只能把我全部的精力更集中的放在培养队员上。我努力让自己的队伍变强,哪怕这个舞台上已经不再有他,我想我还是要把最强的姿态展示给他。

我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我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继续注视这个舞台。我能做到的就是让自己更强。不然我没有资格去与他并肩。

某天一个下级高管来找我,要我去处理一些棘手的事。他遇上一个对手,很强,我和那人较量了一番有种熟悉的感觉。我没有立刻询问,在以后几天的对决中我认出来他就是几个月不见人影的Y。那种重逢的感觉太复杂,又气又兴奋,奈何公众场合不好开口。我登上qq想兴师问罪,结果点开消息栏就看到对方发了个小表情,隔着屏幕冲我眨眼睛。

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没过几天我接到了他的电话。那时候我正训练,手机振动几下,显示一串陌生号码,直觉告诉我这次是了。果然听筒里传来熟悉的懒懒的声音:

“哥明天回那边啊,帮我定个单间呗?”

“住我这儿吧,就我自己在家。”他没想到我这么说,但也同意了。我打算见了面好好把总账都算算清楚。

第二天去机场接他,远远地就看见他,瘦了,也白了点,大概是这几个月都没怎么出门,眼窝下面一圈黑黑的,我还没说话,他就笑开了:“好久不见了啊。”这句话把我所有的质问都堵回去了。

他回家一趟大概只用了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从离开,到新的计划,能讲的都讲了,和我猜的差不多。那一下午几乎都是他在讲,我在一边给他剥栗子,他一口一个吃的很香,说还是家乡的栗子好吃。没开电视,没有电脑屏幕,普通的下午,我却想就这么一直听他说下去。

但是话总会说尽的,晚上吃了顿饭Y反而有点沉默,收拾好东西我凑过去坐着,他突然轻声说了句,他这么做到底值不值得。大概是压抑了太久声音都有点不稳。

是的他想回来,他的离开也是被迫无奈,但以他的年龄就算回来也待不了多久了,干我们这一行的,不就图个梦吗。

“不亲自试试是不会知道值不值得的。”我当时这么回答他。

晚上是分房睡得,隔了一面墙。我还能轻微的听见他在抱怨晚上吃太多了睡不着。等到夜深,我去他房间看他睡得怎么样,这人睡相真的不怎么样。我在他睡得偏在枕头外的额上吻了一下。那是我第一次吻他,他依然不知道。

他回去之后又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新的团队,新的装备,从基层一点点积累复出所需。

终于他卷土重来,同时带来更加惊人的成绩。他从来都是这么优秀。

赛后H大肆宣扬要Y请客吃饭,同样的桥段发生在四年后,他举起酒杯被罚酒,象征性的抿一口就笑着看向我,他说:“是朋友就再帮我一次。”那眼神里包含太多,信任、开心、调侃,唯独没有喜欢。我把酒一饮而尽,却觉得苦涩。

那天我喝了很多酒,喝到最后只想倒在地上睡觉。他和我酒店住的近,就负责送我回来,想想一路上照顾一个几乎全部体重都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真是很辛苦,不知道他怎么就做到了,把我搬到了三楼。

刷卡进屋的时候我被门槛绊了一下,重心不稳就倒在地上,顺势把他也拽倒了。我一下子就清醒了,我俩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数清他的睫毛。借着酒意我当然可以遵从内心干点什么,但是我没有。我推开了这颗尝不到的禁果。

就好像现在他回来了,我该去正视这段感情,可是我退缩了。

我无比的痛恨我的理智,它告诉我,暗恋同行,暗恋对手,暗恋同性,都是实现不了的,注定失败的爱情。我不会去用我的喜欢来束缚他。我不怕逆着世人目光,却在意他脆弱的家庭关系,在意我放不下的工作责任,还有我们之间,得来不易的“朋友”身份。

所以我后退一步,等着时间把喜欢再慢慢变回崇敬。

前几天我们一起去吃饭,吃完了慢慢散步走回酒店,路上他对我说他父亲开始逼着他去相亲,夜里有点凉,风里竟然有咸咸的海的味道。我像往常一样调侃他:“你也就指望着相亲找对象了。”

暗恋一个人最痛苦的是对方不喜欢你吗?

不,对我而言,是对方根本不知道你的喜欢。




                                                                            编辑于 2016-05-02
                                                                            作者保留权利

         
   赞同           收藏             感谢           [ 评论 ]

小张
答主别放弃啊,你都喜欢了这么多年,不亲自试试怎么知道值不值得?
2016年5月2日

二妮
看的好难受,我也是用朋友身份喜欢一个人…
2016年5月2日

吃了丸子
如果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告诉他,他就是我星星上的玫瑰花
2016年5月2日

……

无敌最俊朗
大眼,你这话说的真不够朋友。朋友是做不成了,不如来当我男朋友吧。
2016年5月5日

(回答者)匿名用户
回复 无敌最俊朗 的评论:excuse me?
2016年5月5日

fin.

结尾强行甜回来(抚额)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
热度(283)
  1. 咪咪猫啵啵安 转载了此文字

© 咪咪猫 | Powered by LOFTER